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包志明 > 俄乌战事一周纪:普京的终点

俄乌战事一周纪:普京的终点

北至波罗的海芬兰湾,南至直布罗陀海峡,整个欧洲都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周里被动员起来了。这是二战后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场景,来自英、法、德等全欧洲的武器和物资通过波兰、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的边境源源不断被送往乌克兰。

 

而在柏林、巴黎、伦敦、罗马、华沙、哥本哈根,人们要么举行万人规模的反战游行,要么在各乌克兰大使馆门前报名参加志愿军。

 

在西欧生活的很多华人惊讶的发现,报纸上、生活中,原本喜欢相互攻讦的欧洲人开始发出同一种声音,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葡萄牙人、意大利人、波兰人、波罗的海三国的人历史上首次同仇敌忾。

 

一周前,也就是2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在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他以令人惊讶的军事入侵规模对包括首都基辅在内的乌克兰所有主要城市都发起了进攻。

 

这是一个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时刻,我们大多数人所熟悉的后冷战时代国际秩序和国际法体系,带这一天算是完全结束了。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在内的多数国际组织领导人、各主要国家领导人都谴责了俄罗斯这一做法,并进行了制裁。

 

说实话,一直关心俄乌局势的笔者直到看到普京的演讲才真正相信了他发动了这场战争。之前不信,倒不是因为没有获悉此前种种信息,而是笔者相信,战争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作为一个执政二十多年的成熟政客,普京起码能够看清楚局势和利益,犯不着用自己的政治生涯和整个国家、民族的利益和未来去冒这个风险。

 

因为在普京按下战争按钮的那一刻起,事情的决定权就不在战争发动者的手里了。从希特勒、肯尼迪、加尔铁里,到勃列日诺夫、萨达姆无不是如此。

 

普京为什么要发动这场战争?原因很多。从乌克兰俄罗斯两个斯拉夫民族千年来的历史纠葛,到近代苏联的成立与解体中,两个国家民族的划分问题,再到北约东扩的恩怨。已经有太多大V、媒体连篇累牍的进行了介绍说明。

 

我这里只想分析一下这场准备并不充分的战争,可能带给普京和整个俄罗斯民族的灾难性后果是什么。

 

首先,是极为严重的外交后果。

 

这场对一个主权国家赤裸裸的入侵,将使得普京和整个俄罗斯在外交上陷入空前孤立的境地,背负上侵略者的骂名。

 

中国古代战争非常看重“师出有名”,你是正义之师,就可代天罚无道,先在政治上立于不败之地。近代史上,以直接侵略为目的的战争,几乎很少有成功的。比如,希特勒入侵欧洲、日本入侵中国、美国入侵越南和苏联入侵阿富汗。

 

所以这场入侵乌克兰的战争一开始,普京在西方世界的那些“朋友们”,比如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等,就无法再去支持普京。

 

施罗德是普京最重要的朋友,他以一己之力让柏林成为莫斯科在欧洲的最重要地缘政治伙伴,2004年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柏林是西方唯一没有力挺尤先科政权的国家。非但如此,施罗德还领导欧洲,反对美国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纳入北约的打算。在经济上,施罗德全力支持俄德天然气输送管道“南溪”项目,忤逆美国。而贝卢斯科尼也让意大利直接参与“南溪”。

 

然而这一次,施罗德和贝卢斯科尼再也没有为普京发过一次声,也没有为他做过任何私人斡旋。这对于普京和俄罗斯来说,是一种灾难性的外交后果。西方世界一致性的谴责,导致俄罗斯遭遇到极其严厉的制裁,并将使俄罗斯经济遭受惨重打击。

 

2月27日,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欧委会发布一份联合声明,将部分俄罗斯银行踢出SWIFT系统。这种惩罚措施被称为“金融核弹”,因为将使俄罗斯金融体系与国际金融体系完全脱节,无法正常运作。

 

2月28日,卢布对美元汇率直线跳水,贬值近25%。此前已腰斩的俄罗斯股市因紧急暂停交易才逃过一劫。为了维持汇率,俄罗斯央行不得不把卢布利率上调至20%,但可以想象,俄罗斯人之后的通胀也将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更多的制裁仍在不断推出,连俄罗斯的猫都被禁止出口。

 

大量俄罗斯无辜民众、中产阶级在这场浩劫中被洗劫一空,承受着巨大的经济代价,而且很可能是俄罗斯的几代人而不是一代人背负这种代价。

 

毫无疑问,普京低估了这种后果。从这些天普京发表讲话看,他可能以为他所面临的只是形式上的制裁,就像2008年格鲁吉亚和2014年克里米亚的小规模行动那样,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更糟糕的是,对乌克兰的战争,将使俄罗斯本来的“杀鸡儆猴”,遏制北约的东扩起到相反结果,反而激发中立国芬兰、瑞典这些中立国将走向俄国的敌对面,甚至加入北约。2月26日,北约各国紧急召开的一次线上会议上,芬兰和瑞典,也被邀请参加。芬兰总理甚至明确表示,一旦芬兰的国家安全“遭到威胁”,那么芬兰将向北约提交申请。

 

可以想象,芬兰和瑞典一旦加入北约,而整个西方再重振军备,俄罗斯的地缘情势必会更加恶化而非好转。

 

其实此次战争对后世另一个重大影响就是德国国防政策的惊天逆转。俄罗斯军事入侵乌克兰后,德国总理奥拉夫·舒尔茨在全国电视讲话时表示,将在该国宪法中设立 1000 亿欧元(1130 亿美元)的国防基金,未来德国每年国防开支将“超过”GDP的2%。

 

舒尔茨说,重建该国武装部队的举措将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共同的努力”,他将全力以赴。这也预示着,俄罗斯还要面对一个被武装起来的德国,这对普京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此外,3月2日,联合国大会紧急特别会议以141票赞成、5票反对,35票弃权,通过乌克兰局势决议草案。该草案强烈谴责了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并要求俄罗斯“立即、彻底、无条件”从乌克兰撤军。投反对票的国家只有俄罗斯、白俄罗斯、朝鲜、叙利亚、厄立特里亚。就像欧洲一样,世界从未如此团结,普京被完全孤立了起来。

 

第二:被拖入闪击战失败后的人民战争

 

普京原本是想发动一场闪击战,为何这么说?除了之前汇总各方蛛丝马迹的信息外,俄罗斯此次投入军事行动的军队规模并不大,据信总数在6万人左右,虽然有很多坦克、装甲车和炮兵部队,但总数还不够多。

 

而且一场大规模攻略战一般会分成三个梯队。第一梯队以最快的速度前进,突破敌方防线。第二梯队巩固占领区,控制补给线。第三梯队为备用部队,以机动待命。

 

在这次战争中,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除了基辅北面排成40英里长,被堵住的战车车队。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俄罗斯军队因为补给不足,而将完好的坦克和战车丢弃在路边,使他们成为乌克兰军队炫耀战功的工具。

 

因此,当普京说他在乌克兰实施的是一场“特别行动”时,有可能他并没有撒谎。因为他没有料到这场战争会持续很久,他以为只要空袭一开始,战车车轮一进入乌克兰的土地,对手的军队就会很快瓦解,甚至不会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然后普京可以顺理成章的组建一个亲俄的新政府,并胜利撤军。

 

普京对乌克兰政府的轻视显而易见,曾在演讲中多次将乌克兰现政府斥为“一小撮西方国家的傀儡”,并号召乌克兰军队放下武器回家。这如果只是一种宣传手段也就算了,但普京可能打心底里就是这么认为的,毕竟乌克兰还有大量俄罗斯族和亲俄族群。

 

事实上,2014年,俄罗斯和乌克兰在东部和克里米亚的战斗中,乌克兰军队着实表现不佳,俄罗斯很轻易地就击溃了乌克兰的军队。这让俄罗斯以不高的代价就收复了克里米亚半岛,并让乌东地区事实上获得独立。

 

但是普京对乌克兰的第一次肢解,也让乌克兰内部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国家分裂所承受的巨大创伤让大量亲俄人群或中立或走向对立面,整个国家开始出现民族认同和对普京的仇恨。

 

在军事上,实力薄弱的乌克兰军队开始向西方军队学习,并且为了抵抗乌东的分裂武装,乌克兰组建了一支6万人的顿巴斯分遣队,每隔一两年就会进行轮换,轮换后的部队会被遣散,回到平民生活。保守估计,从2014年至今,约有40万战争老兵分散在这个国家的各个角落,约占整个国家人口的1%,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在这次的战争中,这支老兵队伍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泽连斯基只需要把欧美援助的武器分发到这些老兵手中,一天之内就可以把他们派到自己城镇中去和俄军作战。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人民战争。

 

但处于信息茧房中的普京并不知道这些。他迷信于自己过去的成功,从车臣、格鲁吉亚到克里米亚,这让他在每次战争后都能获得巨大的声望。

 

因此普京在这次战争中犯下了历史上每一个军事家都犯过的错误——低估了对手,从而没有进行充分的评估和战争准备。这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一个有着60.37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国家,比法国、英国、德国等欧洲强国的面积还要大;近5000万人口,其中大多数并不友好;一支数量庞大,亦军亦民,且战斗经验丰富,能源源不断获得欧美武器的军事力量。

 

毫无疑问,即便俄罗斯能在初期达成军事目标,也很难改变最终陷入长期战争泥潭的终局。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后,也曾取得超出预期的成果,一年左右就攻下了华北、华东、华中大片经济发达地区。当时日本军部也曾信心满满地以为只要攻下了民国首都南京,就可以逼迫蒋介石妥协,但南京沦陷后,国民政府撤去了武汉,武汉又沦陷后,国民政府撤去了重庆,再然后,陷入人民战争泥潭的日军结局,我们也都知道了。

 

此后希特勒侵苏、肯尼迪侵略越南、勃列日涅夫侵略阿富汗,都是一样的结局。

 

而这一次,如果普京失败了,或是没有在战场上获得预想中的成果,他的政治生涯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战争爆发之前,普京和他的政府高官们曾多次否认要发动战争,包括笔者在内,俄罗斯人民和世界其他国家的民众是相信这一说法的。大家对战争毫无准备。

 

然而,大家几乎是一夜之间被普京拉入这场战争的。当笔者和身边朋友们从手机里看到俄军进攻的消息时,曾经一下子错愕的说不出话来。我相信,俄罗斯民众的恐慌和震惊绝对远胜于6000公里之外的我们。

 

一觉醒来,俄罗斯人民就发现他们被迫陷入了这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且不得不付出巨大的财富损失代价、生活代价。有很多母亲甚至会失去自己的儿子。

 

因此,和2014年克里米亚收复后的狂喜不同,这次,俄罗斯民众在各个城市都举行了抗议,在被逮捕上数千人后,这种不满依然没有被消弭。所以说,普京这次是过于傲慢和自信了,他忽视了一个政客对待人民最重要的戒律。

 

公元六世纪,罗马教皇格里高利一世提出了基督教世界广为人知的“七宗罪”。其中,将“傲慢”列为最原始、最严重的罪恶,它来自于撒旦。因为撒旦拥有统治世界的权力,而滥用权力正是一种傲慢。

 

现代的法律和政治制度无不是将这个力量和权利关进笼子,就像开车的无论怎么样都要礼让行人,男人不可以打女人,大国不可以进攻小国。

 

总结来说,普京的未来终点可能很难美好,因为无论他想达到什么样的目标,现在都和他以前的设想不一样了,他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才能补偿现在所付出的高昂代价呢?

 

一场准备不足的战争、来自全世界的制裁和孤立、逐渐崩溃的经济体系、无法理解又惊慌失措的国民,无论哪一项都够给一个他国领导人喝一壶的,现在普京是全占了。

 

以前一名上国际关系课的老师曾提过一个概念,叫“战争迷雾”,因为战争之门一旦打开,谁也不知道门后面是什么。那现在在门后面等着普京的会是什么呢?

 



推荐 10